收藏
二維碼

車訊網 值得信賴的汽車媒體!

登錄|注冊
當前位置:車訊網 > 試駕 > 正文

量中華之物力 特朗普參選獲勝與我國汽車

2016年11月14日 10:19 來源:車訊網 作者:夏星
分享到:

車訊網 報道】按理說,美國總統選舉與咱們沒什麽關系,起碼與多數人的生計沒有直接關系,不必勞神關注。但這次不然——一個被社會精英普遍蔑視、被主流媒體集體唱衰的平民,居然戰勝背景強大、經驗豐富的對手,其間的原因值得琢磨。因爲,在特朗普獲勝的諸多因素當中,起碼有2條與中國汽車,極爲契合。第一是民衆真實需求與媒體追捧的落差,第二是照顧好自己的利益。

  特朗普爲什麽獲勝

  按照美國的傳統,想競選總統,就得從議員起步,然後是市長、州長。特朗普是個商人,沒有任何從政經曆,說話風格更是與大家早已司空見慣的方式迥然不同——不會拐彎抹角、追求圓滿,而是單刀直入,用最簡單、最直白的方式,面對似乎錯綜複雜的問題。這種酷似網上“憤青”的風格,在政客眼裏,簡直是小兒科到了極限。據說,正因如此,希拉裏曾爲自己有這樣一位“幼稚”的競爭對手感到慶幸,如同漢密爾頓坐進賽車、正要起步,發現這場比賽的對手竟然是一位剛拿駕照的“雛兒”。

  令希拉裏深感意外的是,那個怎麽看都不可能贏得家夥,居然贏了。再過一個多月,人家就要到白宮上班去了。問題出在哪?統計數據表明,雖然各大城市裏的精英們都支持她,但在更爲廣袤的土地上,還有許多中小城市以及鄉村,那裏的“草根”們,都把選票投給了特朗普——這件事,恐怕只能用民意解釋——特朗普的某些主張不見得正確,但符合底層民衆的口味。

  美國媒體在投票之前公布過民意調查結果,認定希拉裏將獲勝。看來,媒體們的調查範圍比較有限,或者說,他們把目光也許只對准了城市精英,忘了美國是個幅員遼闊的國家,忘了還有千百萬普通民衆,這些人不僅有選舉權,還有自己的判斷。

  雖然此時還不能肯定特朗普一定會將競選時的承諾徹底兌現,也許那些質樸的話語有參選策略的成分;雖然有人擔心這位“憤青”會將美國引上歧途,徹底顛覆美國保持強大與進步的基礎。但不管怎麽說,那麽多沒有“話語權”的普通人,看好特朗普,說明了民心所向,起碼是一部分的民心所向。

  民衆真實需求與媒體追捧的落差

  說到這兒,發現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民衆的真實需求,往往與媒體的認定有些落差。媒體掌握著話語權,鋪天蓋地的報道,很容易讓人産生錯覺,盡管這錯覺會起到導向作用,但民衆內心的實質很難變化,因爲有社會地位、經濟基礎的制約。這個現象,在汽車圈裏,實在太普遍。

  比如,伴隨著特朗普獲勝的新聞,還傳來了10月份汽車銷量統計。毫無懸念,暢銷車肯定以廉價車爲主。就拿那輛五菱宏光來說,城市精英們看都不願意多看一眼,汽車媒體關于它的報道更是吝啬至極。有關它的試駕文章,不僅在數量上遠遠輸給了奔馳、寶馬,內容上更是多多少少流露出些許輕視——這種輕視與精英階層看待特朗普如出一轍。但是,五菱宏光保持銷量冠軍的日子,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如此暢銷的車,若出現在西方,肯定會被我國媒體冠以“經典車型”,鼎力宣傳,可它偏偏誕生在中國,只能在媒體上默默無聞,在民間大放異彩。

  有一次我在稿件中談到五菱暢銷,資深的同行譏諷:那是一輛只能算作謀生工具的車,不能與轎車相提並論。我對這種觀點很疑惑:一位CEO買輛高級轎車用于上下班,不也是爲了謀生嗎?只要不是資方,位置再高的管理者,也是打工仔,在這個前提下,CEO與保潔員、送貨工,性質上是一樣的。

2016年10月我國汽車銷量排行榜前10名
  10月銷量 入門級指導價
五菱宏光 6.8萬輛 4.18萬元
朗逸 4.2萬輛 10.99萬元
哈弗H6 4.0萬輛 8.88萬元
軒逸 3.7萬輛 9.98萬元
英朗 3.3萬輛 10.99萬元
寶俊560 3.1萬輛 6.98萬元
捷達 3.0萬輛 7.99萬元
朗動 2.9萬輛 10.58萬元
速騰 2.8萬輛 13.18萬元
卡羅拉 2.7萬輛 10.78萬元
制表: 車訊網

  汽車媒體熱衷追捧的是技術、性能與檔次,但廣大人群所需要的,卻不一定是這些。看看2015年汽車銷售排行榜,前10名裏的大多數,要麽是純粹的廉價車,要麽是國際市場的淘汰品。唯有速騰和途觀在技術與性能上有優勢。不過,即使是它倆,也是相對普通的版本更受歡迎——28萬輛速騰裏,1.6動力約17萬輛;26萬輛途觀中,1.8T車型約24萬輛,2.0T只售出大約2萬輛。如此情景,與就連只有一款發動機,汽車媒體也會推崇高功版,形成巨大反差。

2015年我國汽車銷量排行榜前10名
  全年累計銷量 入門級指導價
五菱宏光 66萬輛 4.18萬元
朗逸 38萬輛 10.99萬元
哈弗H6 37萬輛 8.88萬元
軒逸 33萬輛 9.98萬元
寶俊730 32萬輛 6.08萬元
速騰 28萬輛 13.18萬元
捷達 27萬輛 7.99萬元
朗動 27萬輛 10.58萬元
桑塔納 26萬輛 8.49萬元
途觀 26萬輛 19.98萬元
制表: 車訊網

  何時學會照顧好自己的利益

  不過,上述所言並非絕對,每個人有自己的愛好,買不起高性能車,憧憬一下、關注一下,也是很正常的。特朗普競選獲勝最值得咱們反思的,是何時學會照顧好自己的利益。

  當我在一個圈子裏抛出這個問題時,得到的答複竟然酷似黑色幽默:中國人很會照顧自己的利益呀,你看,遇到排隊時想方設法往前鑽,遇到問題時千方百計找關系。沒錯,這種事兒確實很常見,以我所在的辦公樓而言,盡管樓內各公司員工基本上都接受過高等教育,但在電梯門前,卻是以爭搶爲主。不過,這些都屬于自私的範疇。自私與照顧自己的利益,還是有區別的。

  比如,奧迪在不大景氣的年份裏,遇到中國這樣一個機會,當時他們吃不准中國未來市場需求,僅僅是抱著多個市場總比少個市場好的想法,作爲大衆車的副産品來到中國。後來,由于政府采購,再加上這些年中國汽車銷量猛增,奧迪在中國發展勢頭很好,德國人看到自己才占股40%,不幹了,非要升到49%,一汽集團自己可以掌控的飯碗大都不怎麽樣,不願意隨隨便便減少收入,所以,盡管兩國總理都參與進來,依舊采取能拖就拖的戰術。按耐不住的德國人爲了謀求更大利益,在上汽大衆裏複制了一個奧迪事業部,終于如願以償——因爲這次合作將是五五對等的股份。

  在這件事兒裏,德國人的做法並無不妥之處——人家是在法律框架內,爲自己爭取更多的利益。可咱們國家面對自身利益,似乎顯得有些過于慷慨。

  中國有至少13億消費者,不僅是咱們經濟發展的基礎,更是別國眼紅的因素。既然選擇中外合作,咱們就應該以此爲本錢,爲自己爭取更多的利益——別說把股份從40%提升到49%了,合同到期,若想續簽,就得從40%降到20%,嫌虧您就走人,咱敲鑼打鼓歡送,汽車廠家又不是您一個,肯定有願意的,因爲這裏有13億消費者。日前,法國人把科雷傲從韓國釜山搬到了東風雷諾,高管接受采訪時表示,中國的市場太重要了。有人聞此言興奮至極:看,洋大人多注重咱們。這感受實在有些可笑+可悲。人家注重的,是您每年都能送去真金白銀,沒有這些,人家看都不看您一眼。

  您如果擔心,境外汽車廠聯合起來,拒絕簽訂這種“不平等”條約怎麽辦?首先是不可能,百年前中西方武力對抗時,西方列強都沒能做到鐵板一塊,李鴻章利用這一點爲中國爭取到不少利益,何況如今的商場。其次,如果真的都走了,更好,自主品牌的發展速度能比現在加速N倍。此外,沒有合資工廠,境外那些汽車照樣在中國賣,畢竟還有進口渠道,還有消費需求,韓國與日本就是這麽做。

  遺憾的是,眼下的實景,並沒有顯現出咱們在保護自己利益方面,做得有多精彩,相反,咱們很願意幫助別人。慷慨大方、樂善好施的例子,數不勝數。奧迪此次各個擊破,曲線爭利,便是一例。

  倡導自由貿易的西方國家,面對廉價的日本汽車蜂擁而至,都實施過嚴厲的管控措施,比如,法國曾限額3%,意大利曾規定每年只許進口2000輛。當時只有美國沒限制,曾任福特汽車總裁的艾柯卡對此進行過抨擊,以至于流傳出這樣一個笑話:

  小學曆史課上,老師提問:“可惜我只有一條生命奉獻給我的國家”,是誰說的。

  班上一位日本小女孩回答:內森·黑爾。

  老師又問:“無自由,毋甯死”,是誰說的。

  這位日本學生又站起來:帕特裏克·亨利。

  老師贊歎:好極了,大家看她回答的多好。答不上來的小朋友應該慚愧,因爲你們是美國人,她是日本人。

  此時教室角落裏傳出一個聲音:日本人真該死。

  老師憤怒地問:這是誰說的。

  同學們集體回答:李·艾柯卡。

  事實上,在保護自身利益方面,任何一個西方國家都會不遺余力。比如德國,二戰後一直標榜自己是偉大的自由貿易之國,可當物美價廉的日本車在德國的市場份額逐漸上升時,聯邦德國出台了10%的上限,多一點兒都不行。美國雖然更開放,但面對國外商品的大舉進攻,也會表現出諸多惱火。可見,特朗普提倡自我保護,對國外商品靠提高關稅加以限制的措施,得到選民擁護,是很自然的事情。

  我國是個大一統的國家,按理說,更容易團結起來、一致對外。爲了小集體利益,讓外人趁虛而入的事情,以前發生過多次,但願以後別再重演了。世界上最自由的國度都開始保護自己利益了,咱們如果還秉承西太後的“量中華之物力,結與國之歡心”,實在太可悲。曆史早已證實,國與國之間根本就沒有單純的友誼,我國幾十年來累積的所謂友誼,沒有一個不是說翻就翻。學費交了這麽多,還不醒悟,還一廂情願地奢望友誼,未免太可悲。經濟的真谛在于流動,我國的唐朝靠著它實現了當時的帝國夢,這一點毋庸置疑。問題在于保護利益不等于拒絕流動。世界上任何事情都有多面性,凡事都得有個“度”,既要往來、共同發展,也得適可而止,適度自保,如果仍然頑固地沿用非黑即白的二元思維,可悲至極。


  關于《星爺說車》

  星爺—汽車使用愛好者、汽車媒體評論人。1988年開始駕車周遊列省,至今不辍;2001年開始爲媒體做汽車評測,閱車無數。

  星爺從不單純迷信汽車品牌,更不盲目崇拜汽車動力,秉承汽車是工具的簡單思想,把汽車的功能發揮到極致。物盡其用是星爺最大追求。《星爺說車》實乃休閑茶館,汽車生活,駕駛心得、旅行感受,凡與車相關的話題都將在“茶館”與大家分享。

  點擊下圖即可進入《星爺說車》專欄。

  下關到寶豐 星爺與新海馬S7行走滇緬路之五

本車相關

熱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