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二維碼

車訊網 值得信賴的汽車媒體!

登錄|注冊
當前位置:車訊網 > 試駕 > 正文

濟州島憑什麽扣人 從旅遊受阻談交通法規

2016年10月10日 00:00 來源:車訊網 作者:夏星
分享到:

  【車訊網 報道】百余位前往韓國濟州島的中國遊客,入境時受到阻攔。消息傳來,網上一片憤慨——居然把送上門的財神爺拒之門外、憑什麽扣人之類的诘問,層出不窮。其實,這件事與交通法規被廣泛漠視,存在著某種關聯。

  首先說明一點,所謂扣人之說並不准確,只是沒讓您入境,只能打道回府。有人立即掏錢改簽回家,有人出于某種原因,在機場某個特定範圍內,滯留了幾天,消息傳回,演變成了扣人。事實上,出國旅遊,首先得申請簽證,像濟州島這樣免簽的地方,目前還不多。雖是免簽,但我在韓國駐華使館的網站上,卻讀到這樣一個前提:團隊遊客必須搭乘同一航班入境。僅從新聞報道看,數位入境受阻的遊客,參加的是網上組織的團隊遊,各自前往,入境才集中——如果報道屬實,顯然違反了上述規定,拒絕入境,也就理所當然了。衆所周之,通過旅行社參團出境遊,起碼應該有個領隊,從始至終提供服務。

  不通過旅行社,完完全全地自由行,也沒有絲毫問題。在過去20年,我本人一直是這麽做的,每次出入境都非常順利。原理很簡單,從沒讓移民局官員懷疑我有不良動機。在每個國家的入境關口,這些官員要做的,就是把試圖非法居留的人,阻攔在國門之外。當他們對某人産生懷疑時,就會檢查返程機票、當地的住宿預訂單以及隨身攜帶現金的數量,這3樣東西完美無缺,通常就能打消他的懷疑。否則的話,接下來,就該是檢查行李了。看報道,此次國慶節受阻于濟州島機場的遊客,有些是因爲拿不出住宿預訂單,有些是面對詢問,回答顛三倒四。

  其實類似事兒以前就有過。去年曾有報道,我國一對情侶在入境濟州島時,面對詢問,回答的模棱兩可,語言含含糊糊,加劇了官員的懷疑,檢查行李之後,立刻決定禁止入境——當時是5月,白天已能穿短袖,可行李裏居然有羽絨服。人家肯定會這麽想,難不成您要在這兒過冬?這對兒情侶也許是冤枉的,人家就是怕冷而已,但您要是在之前回答詢問時,語氣肯定,態度坦然,估計也就沒事兒了。

  我本人曾在新加坡入境時被盤問過,官員問我帶了多少現金,我如實回答:50塊錢。她把腦袋晃得像春節廟會上的撥浪鼓,連聲說不夠不夠。我不慌不忙、微笑著問她,新加坡這樣進步的國家,難道還有太多地方無法使用信用卡嗎?她顯然是被將住了,遲疑了一會兒,砸上一個戳:走吧。

  這兩年,我國每年都有幾百萬人赴濟州島旅遊,我不知道此次入境被阻的百余位遊客,有多少是參團遊,有多少是自由行。後者當然要對自己負全責,沒有能夠如願進入濟州島旅遊,肯定是自己什麽地方讓人家産生了懷疑,而您又沒能拿出足夠的證據打消懷疑。至于前者,理應由旅行社負責。據一位業內朋友介紹,推銷濟州島旅遊的機構,有些確實很不正規,網上招徕,沒有領隊,沒有發放行程單,客人自由入境集中——這個說法如果屬實,參加此類團的客人,也許就會成爲拒絕入境的對象。換句話說,這些客人實際上成了不法旅行社的犧牲品。

  據說,不法旅行社之所以敢不法,源于前幾年濟州島爲了發展經濟,積極鼓勵發展旅遊,入境檢查比較寬松。後來發現非法滯留者逐年遞增,已經從2011年的282人,上升到2015年的4353人,治安事件時有發生,濟州島已經在反思免簽的得與失了,在這種背景下,嚴格檢查在所難免。可問題的關鍵在于,寬松檢查不等于可以爲所欲爲。就好比路口,不是每個紅綠燈的旁邊,都裝著攝像頭,如果因爲沒有監控就認定可以闖紅燈,對嗎?

  一句話,這些視法規于不顧的旅遊機構,害了一大群不知情的遊客。韓國畢竟是個主權國家,它與咱們國家一樣,有權決定允許或不允許遊客入境。

  幾位業內朋友抨擊不守規矩的旅遊企業時,我卻由此想到了交通,它們之間其實存在著某種關聯——咱們的身邊,無視法規的人,實在太多了。比如,八達嶺野生動物園裏,警示牌隨處可見,遊客入園前必須簽署相關文件,沿途還不斷有擴音器的語音警告,盡管如此,照樣有人敢于下車。

  您再看看這位,在高速公路最內側車道敢于就地停車,然後往右打輪,橫切2條車道,僅僅是爲了不錯過出口——簡直自私到了極致。

  這類現象,在咱們的生活中,比比皆是。可見,法規二字,被很多人忽視或者蔑視。其實這現象在很多國家都有,我國與先進國家的區別在于,人家的主流是遵守,偶爾有害群之馬;咱們這邊是少部分人遵守,主流是忽視或蔑視。您如果覺得這麽說太過偏激,隨便找一路口,看看有多少行人等到綠燈再過馬路,也許就會同意我的觀點。再舉個例子,在某飯局中,一人開懷暢飲,旁人勸,待會兒還得開車回家呢。此人傲慢回答,在這個地界上,誰敢管我,別說交通隊了,就是區長也不敢。一桌人從此對他另眼相看,奉若上賓。從中可以看出,許多人的腦海裏,根本沒有規則,他們崇拜的是權利。說得更直白些,他們渴望有一天,自己也能擁有這樣的權利。

  崇拜權力的根本目的是獲得利益。利益與權利直接挂鈎,源自權利的絕對化。在這個背景下,當權者自然不願意嚴格按法規行事,爲的是留出余量,使自己的行爲更加便宜。可這樣一來,無權者們也有了自由,比如闖紅燈,比如走禁行。于是形成惡性循環,亂成一團。只有配合某種需要,才會臨時治理幾天,宣傳一下過後,一切恢複原貌,若想好些,唯有等待下次治理。

        面對蔑視規則、敢于在猛獸區下車的驚人之舉,出現了許多評論,我認爲最精彩的是這句:她以爲野生動物園內禁止下車和禁止隨地吐痰、禁止闖紅燈、禁止亂扔垃圾是一個意思。對比諸國才發現,咱們實在太自由了,自由到兩個駕車人可以在主幹道就地停車,聊上幾句(在某地級市親眼所見)。但這自由換來的,是秩序的混亂,到頭來,受害的還是每個人。


  關于《星爺說車》

  星爺—汽車使用愛好者、汽車媒體評論人。1988年開始駕車周遊列省,至今不辍;2001年開始爲媒體做汽車評測,閱車無數。

  星爺從不單純迷信汽車品牌,更不盲目崇拜汽車動力,秉承汽車是工具的簡單思想,把汽車的功能發揮到極致。物盡其用是星爺最大追求。《星爺說車》實乃休閑茶館,汽車生活,駕駛心得、旅行感受,凡與車相關的話題都將在“茶館”與大家分享。

  點擊下圖即可進入《星爺說車》專欄。

  下關到寶豐 星爺與新海馬S7行走滇緬路之五

本車相關

熱文排行